开启左侧

玩具 第七章

[复制链接]

微信扫一扫 分享朋友圈

lilijie 发表于 2021-2-15 15:19:0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玩具 第七章
一夜无梦,只是偶尔隐约觉得不适,有几次翻身,第二天,依旧是被生物钟叫醒,天还没亮,却不再是壁柜里的那种一片漆黑,有微弱的光从窗纱外照射进来。
昨天吃完晚饭没多久就睡下了,充足的睡眠使我的精神很好,我睁开眼睛,发现自己已经从屋子正中挪到了房间一角,而且是双手背后,低头,弯腰,蜷缩着的姿势,我自嘲地笑笑。
下面的手臂带着熟悉的麻木,半边身体带着还不太熟悉的刺痛,我站起身来,用手用力揉搓了几下刺痛的身体,感觉好了些,想起昨晚主人的安排,要在他起床前等在门口。
我不知道小白要多久能唤醒主人,但却没有时间可以耽误,我快步下楼去卫生间,用新的毛巾擦了几把脸,便跑回来,在主人卧室门口,静静地站好。
从今天开始,就要参与到主人白天的活动里了,我感到十分兴奋,我偷偷地听着卧室里的动静,想象着,如果是自己在里面的话,正在做些什么。
没过多久,卧室的门开了,我不敢伸头去看,依旧站在那里。小白倒退着从门里出来,看见我站在门口,先是一愣,随即露出一种复杂的表情,关好门,一步一步爬向楼下。我没有心情理他在想什么,只知道,主人很快就要出来了。
果然,几分钟后,门再次打开了,主人只穿了一条运动短裤,肩膀上搭了一条雪白的毛巾,表情还有些慵懒,均匀结实的肌肉,小麦色的紧实肌肤,一一呈现在了我的眼前,我觉得鼻子一热,低下了头,不敢直视。
“你以后早上和我一起晨练。”主人一边随意地说着,一边走向隔壁健身房。要和主人一起晨练,我眼睛一亮,期待极了。
主人进了健身房,转过身子,看向我,伸手,抓住我的左乳,用力捏了几下。好痛,尖针刺乳般的疼痛随即袭来,我没有躲避,没有挣扎,只是有些皱眉。
“给你戴些晨练装备。”疼痛和主人的命令,把我带回了现实,我才不是什么和主人一起晨练呢,只是主人的一个玩具,晨练时要玩而已。
主人拉着我到了房间里,拿起一个盒子,里面放着一些道具,看来,已经给我准备好了。
首先是两个大腿箍,两指宽的皮带,并没有尖刺,主人非常用力地勒在我的大腿中段,好疼啊,我几乎要流出眼泪,比过去带尖刺的还要疼得多,而且是持续性的,刺痛源源不断地从皮肤进入深处,像是不停的有一片尖针在来回反复地刺入。
我疼得几乎要弯下腰去,主人看到我的表情,用手轻抚了几下我大腿上的皮肤,我感到的是轻微的电流般的刺痛,“疼吗?”主人问到。
我皱着眉,刚想回答,又想起主人说过,不能随便说话,但,这是主人在问啊,不回答合适吗?我有些犹豫。
“回答我。”主人命令到,声音没有任何不快,我想,不说话应该是正确的选项。
“回主人话,疼。”我皱着眉,表情痛苦,以为主人问我的意见,是为了调整力度。
主人点点头,“疼就对了,以后每天早上晨练时自己带,就按这个扣眼来。好好享受吧,等身体改造完了,就不用带了,到时候,希望你不会想念这种疼痛。”主人表情有些愉悦,似乎在想什么高兴的事。
我心里一颤,真的很疼啊,我的腿都开始疼得打哆嗦了,谁会想念这种疼痛。
主人又从盒子里拿出一对金属鳄鱼夹,上面连着金属链,链子另一头是快挂钩环,主人把鳄鱼夹,夹在我的左右大阴唇上。
鳄鱼夹上的锯齿紧紧的咬住我的嫩肉,链子向下拉拽,固定在大腿箍的环上,长度刚刚好,锁链紧绷,却还没有明显拉拽感,看来就是按我的尺寸准备的。
戴完鳄鱼夹,主人往我没有经过润滑的阴道里,塞了一个无线跳蛋,开启,然后把我身上的衣服整理好,这白纱不知道是什么料子,又轻又软,既有些许飘逸,又有一定垂感,我穿着躺在地上睡了一觉,竟也没有褶皱和灰尘,还是那么整洁。
“行了,就带这些外部装备吧。前半小时你做瑜珈或太极,自己安排,后半小时,你看那个,专门给你改装的。”主人指着不远处,一个类似健身车的东西,说到。
健身车的座子被换掉了,上面连接的是粗大的假阳具,即使没骑上去也能猜到,肯定会随着脚踏上下抽插。健身车没有扶手,仪表盘上伸出一根电线,中间分成两股,末端连接着两个小夹子,估计是要夹在乳头上。
“这健身车全电脑控制,程序设定是,开启后乳夹会开始放电,电流逐渐加强,但会随着脚蹬的转速减弱,如果你在上面停止不动,电流会增加到使你受伤的程度,我建议你不要这么做。
“假阳具也会随着脚蹬抽插,算了,细节我不就讲了,很多很麻烦,你一会儿试试就知道了。开始吧。”说着,冷凌就自己做做热身,上了跑步机,打开电视,边看着财经新闻,边自己慢跑起来,不再管我。
我一时间有些发懵,随后才反应过来,应该做瑜珈或太极。我想了想,来到软垫区域,开始做我过去每天都做的瑜伽动作,因为总时间减半了,我就把每个动作时间减半,这样就不用重新安排动作了。
刚开始做,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,阴部的跳蛋调动着我的情欲,使血液流动更快,但也只是普通程度,虽然是高档震动,但离我的忍耐极限还差得很远。
阴唇上的夹子,确实很痛,而且随着我的腿部动作,不停的拉开阴唇,使蜜洞大张,在白纱的下摆里忽隐忽现,我自己看了,都觉得很脸红。
尤其是劈腿动作,双腿在地上分开180度,阴部被夹子拉得大开,直接贴到软垫上,前伏的动作,使突起的阴蒂在垫子上来回摩擦,勃起的乳头也在白纱里来回晃动,很有些刺激。
而我从没见过的主人慢跑姿态,就在近在眼前,他的浑身上下没有一块赘肉,汗水在肌肤上滑过散发着晶莹的光泽,健美的肌肉也随着动作此起彼伏,运动裤下高高的隆起更是让我浮想连翩……我开始有些兴奋起来。
情欲使我忽略掉了接触地面时的刺痛,因为都是我自己控制,瑜珈的动作并不需要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,而且实在觉得痛了,我可以换个姿势。
大腿上的刺痛,还是最厉害的,但比起我过去白天全身的严厉装扮,也并不是难以接受。我顺利地完成了半小时的瑜伽动作,反而觉得意犹未尽,还想要更多的刺激。
我来到健身车旁,看向那个巨大阳具,感到有些口干。我踩着脚蹬子翻身上了健身车,把脚套在套子里,因为车上没有扶手,也没有座椅,只能靠双腿保持平衡,虽然有些累,但也算不上太难。
我把张开的下体,对准假阳具,慢慢地向下坐,使那巨大的假阳具插入我的蜜穴。因为刚才情欲地调动,我的阴部早就湿漉漉的饥渴,假阳具的进入是那么的舒服,那么的满足,插了一半,突然觉得有了阻力,才想起,是那颗跳蛋在身体里面,我没再往下坐,而是伸手把乳夹夹在乳头上,在仪表盘上找了找,没看到开关。
“坐好了?我来开启,半小时后会自动停止,你就好好享受吧。双手背后放在腰上,自己抓好了,不许松开,以后会给你束缚住。准备好,开始了。”
我听从主人说的,双手抓着小臂,放在背后,静等着机器开动。
突然,机器发出响声,我身下的假阴茎,竟然开始徐徐上升,我有些惊讶,伸直了腿,站到踏板上,试图避开阳具的顶入。假阳具没有丝毫的变化,依然有条不紊的向上升,我夹紧阴道,试图阻挡假阳具的插入,但肉体哪里抵挡得住机器,假阳具继续向上,把我体内的跳蛋,顶到了最深处。
假阳具终于停止了上升,我现在努力伸直腿,尽量站到最高处,也被顶得生疼。如果假阳具不缩回去的话,我根本下不了健身车,只能永远被穿过身体的棍棒,挂在这里。
我刚因为假阳具停止上升而松了一口气,突然感到乳头剧烈的疼痛起来,电流也开始了启动。主人刚才说电流会逐渐加强,我以为一开始会很微弱呢,没想到一开始就这么强烈。
电流通过乳头夹,开始撕咬我的乳头,疼痛,酥麻,从乳尖进入,沿身体一直传到脚下,浑身肌肉都随之颤抖起来,似乎每一个细胞都在疼痛。我无法想象再加强会怎样,赶紧开始了脚踏,试图减弱电流。
像主人说的那样,随着踏板的快速转动,乳尖的电流减弱了,疼痛减轻,酥麻加剧,虽然依旧刺激,却是舒服了很多。假阳具也随着踏板的转动,开始转动,并上下起伏,上下起伏的频率很快,一上一下算一次,大概是我踩一圈踏板,它上下起伏三次。
假阳具在上下起伏,我因为要蹬车,也在上下起伏,本来就顶到头的跳蛋,被假阳具顶得更加深入,我觉得似乎要顶到胃里去了。
粗大的假阳具,摩擦起来,感觉十分强烈,不停地填充着我空虚的蜜洞,跳蛋在身体更深处欢快地跳动着,随着踩踏,大腿反复地拉拽着大阴唇,乳头更不用说了,电流的刺激没有人能忽视,一阵阵酥麻,把快感带到全身各处。
刚才做瑜伽时被调动起来的欲火,现在完全燃烧起来。我不停地踩着踏板,抽插自己,快感在身体里迅速累积,短短几分钟,我就开始喘息,我觉得快要到达高潮了。
还好我体内并没有药物的影响,还能保持理智,我清晰记得,没有主人的允许,我是不能高潮的,而且我新规则是不能随便说话,就是说,连过去那种申请高潮的权利,也没有了,除非主人想让我高潮,不然,我是坚决不能的。
我虽然很想要一个舒服的高潮,但理智还是告诉我,应该控制一下,我遗憾的减慢了踩踏速度。踩踏速度地突然减慢,使得乳头上的电流瞬间开始加强,尖锐的疼痛,席卷了刚才还很舒服的乳尖,电流带着一阵阵撕裂般的触感,袭击了全身每一块颤抖着的肌肉。
我几乎就要尖叫出来,脚下马上加快了速度,好在刚才的电击,击退了快感和欲火,我现在一心只想摆脱电击的痛楚。
我脚下不停地踩踏踏板,大口大口地喘气,电流马上被控制住,我却还是一阵后怕,这叫受伤的程度吗?我要是不小心被击晕过去,停止踩踏,那会不会被电流电死?
电流的平稳,使痛楚减轻,我的情绪恢复稳定,快感的冲击再次袭来,浑身的紧张,使得敏感点更加敏感,我再次开始娇喘,又要面临高潮了。
我接受了刚才的教训,极为控制的减慢踩踏速度,试图找一个比较能接受的平衡点。然后在那个点上左右摇摆,积攒一会儿快感,再用电流打回去,然后又能积累一会,我在天堂和地狱边缘挣扎着,快感和痛苦在我身上交替出现。
而更难过的是,这些都由我自己控制,我自己给自己带来快感,自己给自己造成痛苦,心理上的挣扎,比肉体上的交替,更加难熬,我要保持理智,冷静分析自己是该给自己快感还是该给自己痛苦。
我宁愿什么都不想,像过去一样,任由主人赐予我一切,需要忍耐快感也罢,需要忍受痛苦也好,一切只需努力,不用烦恼,不用犹豫。
就像是上帝听到了我的心声,由于一直绷紧精神,注意力高度紧张,力求精准地调解着踩踏节奏,我开始体力不支了。没有座椅,没有扶手,全身只靠双腿支撑,保持平衡,我的腿开始酸软无力,难以达到我想要的速度了。
我没有了犹豫的本钱,而是调动全身所有的余力,努力去踩踏踏板,使它尽量维持住速度,却越来越难,腿越来越酸,电流开始渐渐加强,带着它尖锐的牙齿,从我乳房开始,一口一口地咬着我全身的肌肉。
我害怕起来,如果我不能维持脚踏,这样强烈的电流一定会使我晕眩,而持续不断的电流会使我的肌肉痉挛,隔膜会无法舒张,从而导致窒息,然后就是缺氧,死亡。
我不顾一切的踩着踏板,早已顾不得全身的体重,已经挂在假阳具上多时,跳蛋像是要被假阳具顶穿,从嘴里出来一样。我只记得要去踩踏板,去转动齿轮,电流和疲劳使大脑开始迟钝,我的精神逐渐开始恍惚…
“欣欣,欣欣。”
是谁,是谁再叫我?
“欣欣,已经停了,已经停了。”
是主人,这是主人的声音,停了是什么意思?
我慢慢回过神来,睁开眼睛,入眼的是主人那张英俊的脸,我条件反射般,想要跪直身体,却发现,身体并没有听话,浑身僵硬,找不到任何感觉了。
我集中精神,审视了一下我的状态,发现自己还坐在已经缩回去一半的假阳具上,阴部血流如注,双腿颤抖着,还在不停地想要蹬车,但完全没有了力量,只是抽筋般的较着劲。
“欣欣,已经停了,我扶你下来。”说着,主人抱住我的身体,把我从健身车上摘下来,放到地板上。
主人的拥抱刺痛着我的身体,却让我感到一阵安心,在主人的怀抱里,我什么也不怕,主人,会保护我的。
“欣欣,我是让你去健身,不是玩命。你的身体,你的命都是我的,没有我的允许,不许随意破坏。听懂了吗?回答我。”主人把我放到地上后,便站直身体,环抱双臂,居高临下地看着我,严肃地说道。
“回主人话,对不起,欣奴没有掌握好速度,让主人的玩具受损了,欣奴知错了。”我还有些气喘,挣扎着,想爬起来,跪在主人面前。
主人却抬起脚,一下把我踹倒,“不要道歉,玩具不会道歉,也不需要,你懂了就行,以后照做就是,还有,以后称自己欣欣,你不再是奴了,没有资格称自己为奴。”我无力再次爬起,只是趴在地上,浑身肌肉还在不自觉的颤抖着。
主人拿起放在一边的水杯喝了一口,又转过身,对我说,“你一会儿自己去洗漱,身上的装备摘下来放地上就行,白奴会收拾,受伤的地方自己上药,破玩具我可不喜欢。那有表,你9点以前全部弄好,到饭厅找我。”主人指了一下墙上的挂钟,拿起自己的毛巾和水杯就出去了。
我顺着主人指的方向,抬头看了一下时间,快7点半了,很有些惊讶,平时主人的作息时间很准,一般7点钟就会晨练完,回房间洗漱,然后去吃早餐。今天居然拖后了20多分钟,是因为我吗?我不敢肯定,但内心深处还是传来一丝甜蜜。
我伸出手,先把持续给我带来疼痛的大腿箍解下来,绑得真紧,我要两只手用力拽,才能把皮带扣拽开。接下来是鳄鱼夹,轻轻地摘下来,看看阴部,血红一片,我不知道那些血是从阴道里流出来的还是阴唇上流出来的。
跳蛋已经被顶得非常深入了,还好还有根线,连接着跳蛋,垂在外面,我拉住线,慢慢拽,疼死了,阴道里传来一阵阵剧痛,我根本分辨不出是哪里受了伤,只知道阴部、小腹疼痛一片。
随着跳蛋的慢慢移动,大量血液混合着淫水从阴道里向外流淌,我咬着牙,狠狠心,用力把跳蛋全部拉了出来。又是一阵疼痛袭来,我捂着肚子趴在地上休息了一下。
漂亮的白纱长袍终于被弄脏了,下半身到处都是血迹,上面也有,我仔细看了一下,是小臂上破了,有十个指甲印,其中三个流出血来,是较劲的时候抓得太狠了吧,我叹息一声,却觉得自己真是训练有素,连失去意识也没忘了抓住小臂这个命令。
抬头看看时间,7:37,我大字型平躺在地上,从脚趾手指,脚腕手腕,胳膊小腿,逐步从外向内,充分活动身体,这是一种有效缓解肌肉僵硬的方法,能最大效率的加快全身血液循环。
最后,我一挺腰,坐起身来,扭扭腰,转转头,支撑身体,站了起来。看看时间,八点一刻,我把染血的白纱扔在地上,光着身体,蹒跚着,拖着还在颤抖着的双腿,下了楼。
卫生间和餐厅方向相反,我没看到主人是不是在吃饭,先是进了卫生间。打开喷头,让水流从上到下浇在我的身上,清洗着血迹。
我没有费神去调节热水,热水的温暖我根本感受不到,无论什么水温,流到我身上都是刺痛,几年来已经习惯了冷水,热水控制不好,反而会烫伤自己。
我尽量快速地冲洗着自己,给自己做了灌肠,吃了今天的药。镜子后面还备有各种常用药,我选了外伤药膏,仔细地涂抹在伤口上。要快些好起来啊,我心里念叨着,不想让主人看到这些让人不舒服的伤口。
伤得最重的是阴部里面,我也看不到,就用了工具,涂了一堆药膏进去,尽量哪里都抹到就是了,阴唇上也有几个鳄鱼夹拉扯出来的小伤口,但不明显,只是有些肿胀。
然后就是手臂上的指甲印,只有三处比较严重,破了皮,有点血迹,到也不算大,涂了药,就看不太出来了。腿上的大腿箍,虽然是最疼的,但却完全没有受伤,皮带下只有一圈红色的痕迹,随着揉压按摩,越来越淡,几乎消失不见。
我尽量快速弄完,收拾好,在卫生间门口做了几个蹲起,适应了一下酸软的腿,使它不再那么颤抖。看了眼时间,还够,便上楼,进了房间,拿了条连衣裙套在身上,下楼,来到饭厅。
我打起精神,微微低着头,进了饭厅。主人和小白早就吃完早饭了,这个时间本应该是早间调教时间,看来也被取消或延后了。
冷凌靠坐在椅子上,两腿叠加,放在小白后背上,边喝咖啡,边看报纸,不知道已经持续了多久,我看到小白的双肩有些颤抖。
听见我进来的动静,主人抬起头,看了我一眼。我脸色已经基本恢复正常,穿了一件浅绿色的雪纺长裙,流纱袖和裙摆,盖住了大腿上的皮带痕迹和手臂上的伤口,领子很高,遮住锁骨,但却露出几乎整个后背,恢复了那种即纯洁又淫秽的形象。
主人似乎很满意,居然点点头,坐直了一些,这个动作使小白的腰背更加吃力,我看到他咬了一下牙,撑住了。
“过来”,主人放下手里的报纸,对我说。
我走过去,站到主人身边。主人撩开我的裙摆,看了看已经几乎看不出来的皮带痕,轻轻抚摸了一下,微微地刺痛,从主人的指尖传来,我感到阴部又开始流水。
“唉〜凡事有利就有弊,以后要想在这具身体上看到鞭痕,就非要破皮不可了。”主人自言自语道。我听了,不自觉的哆嗦了一下。
主人似乎察觉了,抬头看着我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突然,主人坐直了身体,把脚从小白身上拿下来,轻轻踹了小白屁股一下,“你去地下室,找个东西捅自己后面,弄得湿一些,不许用润滑液,不许高潮,等着我,我不来不许停,去吧。”说完,又轻轻踹了小白一脚。
“是,白奴遵命。”小白转过身,面对着我们,倒退着爬出了饭厅,去了地下室。
主人等小白看不见了,也站起身,叫我跟上,上了楼,进了健身房对面的书房。
主人从办公桌上拿起一份资料,对我说,“今天晚上,你跟我一起去参加一个聚会,交给你一个任务,你要好好地给我完成。”说着,他把手上的资料递给我,“这是任务目标的资料,你一会儿好好看看,记熟了。你的任务,是跟他套近乎,抓他的把柄,要是能弄到犯罪证据就更好了。”
然后,冷凌又拿出一个小盒子,打开。“这里面的耳环能录音,项圈上的宝石能录像,你多让他说话,他说的都能录下来,如果他要能当着你面犯错误,你就录下来,明白了吗?回答我。”
“回主人话,欣欣明白。”其实,我嘴上说明白,但心里并没有什么把握。我已经2年没和人正常打过交道了,两年前也很少,几乎从没进入过社会,也没接触过什么外人。我很担心自己头一次进入社会,就要完成这种艰难的任务,很担心自己能不能做好。
“你不用压力太大,顺其自然就行,你学过表演,资料里有那人的喜好,你照着做就行。”主人安慰我道。我听了主人的话,突然觉得信心大增,主人既然这么说,那自己应该没问题。
我很想表表态,说自己一定会努力完成任务,但心里又觉得玩具似乎不应该有这种举动,我微微张张嘴,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来。
主人盖上盒子,“你就自由活动吧,看资料还是休息,随便你,下午我去会所,你就别去了,自己找身合适的衣服,晚上5点,我来接你,准时出发。”说完,转身就出去了。
我虽然有了些信心,但依旧完全没有头绪,我是学过一些表演课程,但没学过间谍特工啊,甚至没学过社交,我不知道怎么套别人的话,怎么才能让别人相信我,和我说话呢。
我很想叫住主人,让他多和我说说,主人一定知道应该怎么做,还有,为什么下午去会所,不带我去,明明说好的,要随时跟在您身边啊,资料什么的,我可以拿着看,我不想离开您一分一秒。
看着主人离开的背影,我思绪万千,有很多话想说,但,我没有资格,或者说没有权利。我承诺过,要坚守主人的吩咐,成为一个合格的玩具,而玩具是不会说话的,也不会发表任何意见。
我过去从没想过,不能随便说话会有这么难受。当奴的时候,其实也有类似的规定,说什么话,怎么说,什么时机说,都有各种规范,特别是犬奴,完全不能开口说话。
但即便是犬奴,也可以用学狗叫来回答主人的问题,吸引主人的注意,哪怕是带了口塞,也可以找机会蹭蹭主人的裤脚,撒撒娇,让主人看向自己。


   

主人是那么聪明,一般只要一个眼神,就能知道自己在想什么。主人是那么温柔,自己不安的时候会有安慰,自己疑惑的时候,会有解答。
而现在,我看着主人离开的身影,满肚子的话想说,却连个眼神都不被允许。主人没有主动提问,没有让我开口的命令,我就什么都不能说,什么都不能问,主人说的每一个字,都要默默记在心里,因为不会有没听清再问的机会。
我想让主人回过头,拍拍我的肩膀,给我一个鼓励,或者只是再看我一眼,给我一个微笑,哪怕就是踹我一脚,让我收起心里凌乱的想法也好。
但,什么都没有,主人不再关心我心里在想什么,我只是一个玩具,一个不应该有想法的物件,只要跟随着主人的命令转动我的齿轮就可以了,不应该也不配有什么思绪。
主人的身影看不见了,我澎湃的心久久不能平静,我咬咬牙,忍住追上前去的冲动,转头看看我很少进来的书房。
我突然想起主人说过,家里各处我都可以随时去,东西可以随意使用,心情好了不少,想那些我得不到的没有用,好好享受主人赐给我的一切吧。
我看看主人的红木办公桌椅,又看看对面的沙发,思考我应该先坐哪个,过去当奴的时候,可不被允许,休息的时候也只能坐在地板上,这桌椅和沙发我只是擦过,还没有做过呢。
从近的来吧,我一下子坐在了红木椅子上,感受到的只有臀部的刺痛,我刚才就有些打转的眼泪,一下子就掉出来了。
我苦笑了一下,自己真是想得太多了,东西随意使用,那又怎样,我永远也享受不到舒适了,使用任何东西,只能是为了完成主人的命令,自主权有什么用?还是专心完成主人的交代吧,这是我自己选的路,我只能认真走下去。
我迅速擦擦眼泪,玩具是没有眼泪的,我拿起手中的资料,打了开来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漂浮世间 发表于 2021-2-15 17:45:59 | 显示全部楼层
作者大大加油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hema332 发表于 2021-2-15 18:28:36 | 显示全部楼层
谢谢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435559781 发表于 2021-2-15 18:37:46 | 显示全部楼层
很期待改造的过程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lzh2013 发表于 2021-2-15 18:48:27 | 显示全部楼层
谢谢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8312708 发表于 2021-2-15 19:48:34 | 显示全部楼层
写的太棒啦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
0关注

1粉丝

717帖子

发布主题

视频排行榜

  • 日排行
  • 周排行
  • 月排行
  • 总排行
关闭

重要通知上一条 /1 下一条

小黑屋-手机版-Archiver- SM调教圈论坛

请遵守本网站服务条款并根据您所在国家的法律法规进行浏览!  Discuz! X3.4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  SM调教圈论坛 版权所有
条款及声明 TOS and Policy 18 U.S.C. 2257 Statement